logologo_right

library

開館時間
.學期中週一至週五
 上午8:00~下午5:30
.國定假日及例假日不開館
.寒暑假開館時間另行公布

行事曆


« < 十一月 2014 > »
26 27 28 29 30 31 1
2 3 4 5 6 7 8
9 10 11 12 13 14 15
16 17 18 19 20 21 22
23 24 25 26 27 28 29
30 1 2 3 4 5 6

近期事件

沒有活動項目
昆蟲的分類與命名

981201.jpg現今地球上已知的昆蟲種類約有100萬種,幾占所有動物種類數的四分之三。事實上,昆蟲的種類絕對不止100萬種。經由昆蟲學者持續不斷的研究,現在每年仍平均發現7000至8000種的昆蟲。.....

所以,全世界的昆蟲種類數一直在增加中,有人甚至推測在地球上可能有近1000萬種的昆蟲。面對這麼多種類的昆蟲,人們必須花上一番整理工夫,找出這些昆蟲的特徵,以界定彼此間的親戚關係,並為每一種昆蟲取個固定的名字,這便是昆蟲分類學的主要工作。

昆蟲的分類與命名
    所有昆蟲都屬於「動物界」「節肢動物門」的「昆蟲綱」,再依外部形態、內部構造和生活習性三個部分來區分成三十一個「目」,例如:翅膀上有許多鱗片交互重疊的各種蛾和蝴蝶,就被歸類在「鱗翅目」中;而蒼蠅、蚊子、虻等下翅已經退化,外觀上只能見到一對翅膀的昆蟲,就被歸類在「雙翅目」中;還有天牛、金龜子、鍬形蟲等甲蟲,牠們的上翅已經硬化成保護腹部的硬鞘,因此就被歸類在「鞘翅目」中。
    由於昆蟲的種類數太多,若單以目、科、屬、種來分類,有些目中將包含數百個科,一個科中又有數百個屬,一個屬中又包括上百個種,如此在整理上未免太繁雜。於是當所包含的種類較多時,除了目、科、屬外,上下還加設總目、亞目、總科、亞科、族、亞屬等次級單位,甚至在「綱」之下還分設兩「亞綱」。這好似一條較長的道路又可分成一段、二段、三段……般。由此也可知道,屬於同一屬的昆蟲有相當近緣的關係;若屬於同一亞屬時,其親緣關係則更是密切。然而無論如何,在分類學上最基本的單位仍是「種」(species)。
   
而昆蟲的命名是以「種」為單位。我們常說「這隻蝴蝶和那隻是不同種」,此處所說的「種」應是分類學上講的「種」。那什麼是「種」?所謂「種」,在動物中是指:具有相同外部形態和內部構造,其生活習性也相似,並且雌、雄之間可以交配,留下有繁殖能力的後代的一群動物。其中,能否留下正常的後代,為決定是否是同種之重要依據。所以,馬與驢雖然可以交配產下後代,但後代(騾)沒有繁殖能力,所以顯然是不同的種類。昆蟲的情形亦是如此。
在許多分類學的書籍中,往往可發現有「亞種」的字眼,那什麼又是「亞種」?對於亞種的定義,分類專家間雖尚未獲得共識,但一般是指屬於同一種的生物,由於地理環境不同而使得外形上略有差異,然而互相交配後,仍能留下有繁殖能力的後代。以簡單的例子說明:白種人和黃種人雖在外表上有所不同,在動物分類學上,都屬於同樣一種「人」(Homo sapiens)。因此他(她)們通婚時,仍可留下正常的後代。即白種人和黃種人各為「人」中之二個不同亞種般。這句話和上述「種」應有相同的外部形態的定義有點矛盾,但我們從中也可瞭解到,同種中往往也有外形不盡相同的現象。

昆蟲的學名
學名以拉丁文或拉丁化的希臘文所寫,由屬名和種小名兩個字組合,表示一種生物之種名,也就是學名。由於學名分屬名和種小名兩個部分,所以特稱「二名法」,是由林奈氏於1758年首創的。例如義大利蜂之學名是 Apis mellifera,Apis 是拉丁文中「蜜蜂」的意思,melli 是拉丁文「蜜」,fera 也是拉丁文,表示「持有」或「產出」。Apis mellifera 即是「持有蜜的蜜蜂」之意。再以「昆蟲圖鑑小百科」知識庫所介紹的猩紅蜻蜓為例:
猩紅蜻蜓 Crocothemis servilia
1          2         3
1 「猩紅蜻蜓」是中名
2 第一個斜體字「Crocothemis」,是猩紅蜻蜓的「屬名」,字頭習慣用大寫。
3 第一個斜體字「servilia」是猩紅蜻蜓的「種小名」,一律用小寫。
或許有些讀者在其他圖鑑書籍中會見到一些更複雜的學名,例如Crocothemis servilia servilia(Drury,1770),這也是猩紅蜻蜓的學名……
(全文未完,摘錄自昆蟲圖鑑小百科-知識樹單元之「昆蟲的分類與命名方法」一文,歡迎至北市高中職線上資料庫之「昆蟲圖鑑小百科」資料庫查閱)

 
< 前一個   下一個 >

心靈加油站

失去至愛

News image

  我的至親至愛,成為天使展翼飛去……     在人生這列車上,親人與愛人是我們最親密的旅伴,是緣分,是福分。不幸的是,緣分有它的期限,我們總不會剛好在同一時間下車,不管有無心理準備,當身旁朝夕相伴的人下車,我們失去的,不只是一個生命,不只是心上一塊肉被硬生生割去,更包括生活秩序的失衡,甚至失去對未來的希望與夢想。不論如何不願意,當這份嚴重的撕扯來臨,我們終究得面對它、處理它,這經驗轉化得當,可以幫助我們更瞭解生命的本質,更增加生命的韌度,更有能力去面對失落與分離。如何從悲傷中復原?只能先從了解悲傷開始,並且學習與它共處。雖然世上沒有一個醫生開得出藥方,但寫作或許是療癒悲傷的一帖妙方,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死別的感人故事被寫出,藉著閱讀,讓我們心底那道被堵塞的情緒火山口盡情噴發不甘的、憤憤的、追悔的、哀傷的泥流,相信遠逝的人會化身為我們心中雨後的彩虹,微笑著,為我們仍將繼續的旅途祝福。        

詳細閱讀